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新文化创始人张凡凡

清新文学、诗歌、散文、书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凡凡,原名张凡,诗人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会员,中国清新文化创始人,中国清新文化协会执行会长,北京写作学会副秘书长,北京凡凡清新文化发展中心总裁,清派网总编,自小爱好古典文化,提出中国清派文学以及清新文化的概念,并有志此生致力于此。论文《谈我心目中的“清派”文学》发表在《中国文化报》上,先后相继又发表了《清派文学的道德规范》、《清新文化与人际和谐理念》、《财富时代,清新企业文化的应用》、《清新文化和构建和谐社会风尚》等一系列清新文化理论。

红楼不是梦(连载)  

2009-03-17 16:35:43|  分类: 清新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红楼不是梦(连载)

通玄观左边门柱上写着:“晨钟暮鼓,惊醒梦中人。”右边写着:“春风秋雨,迎来天外仙。”

三清殿的后墙上刻有几行字迹:

“红楼一梦叶翩飞,

流入宫墙尤可追。

乌云密布疑无路,

乘舟自有清溪水。”

黄昏,斜阳的余晖厚重如苍。

这些文字似乎没有任何脱落和磨灭,神像的金箔也一样。观音大士从不为世事烦扰,依然慈祥亲切、清秀端庄。木鱼的声音回荡在厅堂里,单纯而没有任何杂音,节奏均匀却又凝重。智善立在通玄观的厅堂里。翠髻高耸,眉如轻烟,面似玉琢。道服质朴,没有鲜明绚烂的花纹,并不华丽,却无法掩盖她的昂宇。她低垂着眼帘,隐藏淡淡的哀怨,神态娴静而庄重。

月光从明瓦天棚倾泻而下,落在她的背影上。轻烟笼罩,和月光一同将她保护。她想起弘远道长的话语。昨天,也就是这个时候,在这个神像前,住持弘远道长告诉她一切,关于她的一切。

道观,潜在凤翥龙翔之气,如同处于瑶池紫府。

道长教导她是在每天的晚膳之前。这天,她觉得道长的表情有些反常。

“智善,摊开你的右手。” 弘远道长说。智善伸直了右手端正地放在了她的面前。她握着这只稚嫩的小手,在稚嫩的手上写了两个字。

“记住这两个字。”

“素兰?”智善疑惑不解。

“这是你母亲的名字。”

智善愕然。母亲?这是个俗家的称谓。在她的印象里,道长就是她的母亲。在蹒跚学步的时候,摔倒在地上,住持把她抱起,掸去身上的灰尘。稍大一点,住持教她识字,背经文,诵读诗词。

等她懂事了,扬起头,问住持:“为什么我要背诵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诗词,而别人却不用?”

道长说:“因为你跟别人不同。”

“我跟别人有什么不同?”

“等你应该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智善没再问。但她很相信道长,道长的话从来没有错过,道长从来没失言过,道长的话是真理。

现在是她该知道的时候了。原来她的母亲叫素兰,她的母亲有着非同一般的经历,她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世。这也是弘远道长为什么从小对她特殊培养照顾的缘故。

“西厢书房里的东墙上的万寿图后面有一块方砖是暗室的机关,拿出这块砖墙上的门会自动打开。先皇赐给你母亲的素兰案存在其中。”

“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,我的心也安了。从此之后…”

住持闭上眼睛,语速缓慢下来,声调很平稳,但越来越弱。这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,智善心如刀割。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。住持羽化了。

“道长——”

智善不知道这一切的降临对于她来讲意味着什么。道长离开了,意味着她将面临孤独——也许是永久性的。身世突如其来,好像命运一下子被改变了。写有“素兰”二字的手似乎沉重起来。想起道长的养育之恩,未来的不安定让她的心充斥了些许的惊恐。

在寂静的大堂里,她深深地啜泣。

道观中不可一日无主。清晨,另一位师妹宣读了弘远道长的遗嘱,指定智善为继承人。

智善成了智善道长。

一早喜鹊在枝头欢叫,独孤绪早晨起床就觉得神清气爽,因为娘子给他讲了昨晚做的梦。娘子梦见吞了天上的月亮。这是个好兆头。

中午,艳阳高照。娘子分娩了。是个女孩儿,玉质的肌肤,粉扑扑的小脸儿。独孤绪想,这孩子一定不一般,今早上喜鹊吱呀地叫。

独孤绪给她取名素兰。希望她的品质如兰花般清幽,作个女中君子。教她识字,读得论语、老子、诗经和列女传。素兰天资聪颖,过目不忘,十一二岁时便能背诵如流。到十七岁时,兰儿已出落得秀丽端庄,仙姿佚貌,艳如霞映澄塘,洁若秋菊被霜,诗文更是不同凡响。

这天,独孤绪与同窗好友觥筹相会于寒社之中。

“独孤兄,令嫒的德才早有耳闻,不知可否让大家见识见识?”

“小女不才,姑且试试她的胆量吧。”

当素兰将“风萧冷以摇青枝,月素明而诉怨情”、“云兴万里意纵横,花开百度待何年?”的句子脱口而出时,满座皆惊。

独孤绪抚着素兰的头,满目期望,“父亲仕途不济,满腹经纶却只得个县令,为父我一直把你当儿子一般教养。可不要辜负父亲的一片苦心啊。” 素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好女处而不出,人争而求之。独孤素兰闻名遐迩。王孙公子、膏粱纨绔为之魂牵梦绕,豪门权贵、钟鸣鼎食之家争相上门提亲。而独孤绪却不以为然:]素兰是金枝玉叶,怎能局限于这等俗流之辈?

是夜,素兰做了一个梦,梦里一条龙从水平如镜的湖面冲天而来,趴在她的肩上,好似一位男子。梦醒了,镜里满脸红霞,她捂着脸,回忆梦境,甜甜地窃笑了好一阵。早晨天未亮,一群喜鹊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雀跃,直到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。也正是在这天,独孤绪接到宫里选秀女的圣旨。不知是哪位同僚好意举荐,还是提亲者怀着被拒绝的愤懑想让众追求者们无一能得、或是心怀叵测让素兰永居深宫得个终身空怀红颜寂寞之叹,不管是谁怀有或好或坏的目的,独孤绪觉得这是好事,他对自己的女儿充满信心,女儿的身上流着他的血液,继承了他的傲骨正气和不屈不挠的个性,他能从山里走出来得功名、蒙圣恩、获国俸,他的女儿也能鹤立鸡群、凤冠霞帔。

无论如何,不管怎样,独孤素兰要进宫了。

第二夜,又想起昨晚那梦,迟迟不得入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